第一百八十六章 魂飞魄散(1 / 2)

所以,现在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

而刚才被顾朝一刀斩碎的那个韩钰,恐怕也不是韩钰。

现在最重要的,那韩钰去了哪儿

到底有没有危险

刚才顾朝的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楚,孤魂野鬼

是有孤魂野鬼占据了韩钰的灵位那韩钰呢

顾朝那一刀,灵位之中的那个鬼魂一阵凄厉叫喊之后,化为一道黑烟,消散了。

顾朝这才上前去将落在暗桌上的灵位拿起来。

探出灵识到灵位之中查看,发现韩钰的魂魄蜷缩在里面瑟瑟发抖。

这灵位是顾朝特意为韩钰做的,与韩钰的魂魄相连,只要这灵位还在,便能护得住韩钰。

只是现在,韩钰却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不仅是韩钰,韩夫郎和玉竹也都已经六神无主,都看着顾朝,等着她说话。

“儿媳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钰儿呢他在哪儿还好不好”

明明他们每天都跟儿子在一起,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儿

竟然有别的孤魂野鬼来占了他家儿子的灵位,又假装成他们家儿子他们都不知道。

若不是儿媳妇儿来得及时,恐怕他就要把刚才那个孤魂野鬼当做是他儿子了

顾朝轻轻的摩拭着手中的灵位,又将灵力缓缓度入进去安抚韩钰。

“宝贝儿,别怕,那玩意儿已经不在了,你先出来。”

顾朝没有先回答岳父大人的话,反而是轻言细语的对着韩钰灵位说话。

韩夫郎也不多心,看到儿媳妇儿对着儿子的灵位说话,他就知道了儿子还在那灵位里边,这才安心下来。

于是他也凑到灵位边儿上,轻声喊着儿子的名字。

“钰儿,钰儿,爹爹在呢,你别怕。坏人已经不在了,出来吧。”

韩钰其实也不至于被吓成这样,只是他在顾朝来之前被那孤魂野鬼吸了些精气去。所以他才有些恍惚。

被吸了精气那可是是蚀骨般的疼痛,不仅仅只是惊吓而已。

若不是因为顾朝来得及时。韩钰恐怕就要被那孤魂野鬼给啃食干净了。

韩钰有顾朝护着,又有顾朝的精气养着,经的事儿太少,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。

而且与修为之上这才刚刚踏上这一步,根本就没有经验,一只家养的遇上了在外头历经丰富的,孤他哪里能够应付得了。

刚才那只被顾朝斩碎的孤魂野鬼浑身血气,怕是已经吃了不少魂魄,恐怕就是靠吞噬其他魂魄将养起来的。

韩钰恍惚之间听到自家妻主的声音,还有爹爹的声音,这才回过一些神来。

环视四周,发现那只厉鬼已经不在,里面就只剩他一人,又听见妻主和爹爹都让他出去,说是那玩意儿不在了,韩钰这才飘了出来。

三人一见韩钰面色又清白了不少,就连眼神还有些恍惚,心里边儿都揪紧了一般疼。

好不容易这才养回来一些,结果竟然便宜那么个玩意儿。

顾朝恨得咬牙,刚才她就不该一刀斩碎了他,应该留着他慢慢折磨,以解心头之恨。

她放在心尖尖儿上的人,每日精心的养着护着的,结果却在她一个不注意之下就受这般大的委屈。

韩钰看到熟悉的人,精神终于放松了下来,嚅嗫着想要开口说话,却是发不出声。

顾朝看得心疼,一伸手将人揽进怀中,轻轻拍着,安慰着。

“钰儿别怕,那玩意儿已经魂飞魄散了,再也不会来害你,为妻在这儿呢。”

韩钰进了自家妻主的怀中,缓缓抬手搂上妻主的腰身,青白的脸下意识在熟悉怀中蹭了蹭,满眼都是委屈。

嚅嗫的嘴唇,颤抖着吐出一个字来。

“疼”

声音十分小,只有顾朝一人听见了,听到顾朝更是心疼。

恨不得将那已经魂飞魄散的玩意儿再捉回来,折磨一番。

韩夫郎看着儿子这样,他作为父亲,那有不心疼他。

他也想上去把儿子搂进怀中,好生安慰,但是他却做不到,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。

顾朝这时候也顾不上岳父大人是不是就在眼前看着了,低头便在夫郎额上细细碎碎的吻着,轻声安抚着。

“夫郎别怕,我在这呢,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

普通人说疼,那是皮肉上的疼,但是韩钰不同,他说疼,却是灵魂上的疼。

顾朝打横将韩钰抱起来,往房里边儿走。

手上也不断送着灵力,蕴养着怀中的人。

将人放到床上之后,又取出一支养魂香加上了一滴她的血融进去,点上,放在韩钰边儿上。

过了一阵,韩钰这才慢慢安稳下来。

如此,三人这才稍微放心一些。

等到韩钰脸上终于恢复,眼神也清明了,顾朝这才问他。

“那玩意儿是怎么来的又说了些什么”

那玩意儿虽然已经魂飞魄散,顾朝还不放心,自然是要问清楚。

韩钰看看自家妻主,又看看对面的爹爹和玉竹,这才缓缓开口。

“前头,是玉竹一直陪着我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

后来玉竹去小厨房看甜汤之后,房里边儿就剩我一个人了。

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突然就有晕,等到我再回神的时候,就发现屋子里边儿多了一个人。

那人浑身冒着黑气,血腥味而极重。”

韩钰说到这里,眼神下意识有些闪烁,可见是那玩意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。

韩钰说那玩意儿是人,都已经是抬举他了,不过是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野鬼罢了。

而且那模样,也是极其恐怖,惊悚。

比起韩钰先前那清白的面色来,不知道更加恐怖到哪里去了。

韩钰当时便知道来者不善,也不是他以貌取人,实在是,哪个好人能长得像那副模样啊。

果然,在下一刻,他便听到那人阴恻恻的开口。

“想不到竟然还是个被极养精气养着的,看来这次活该我走运。

竟然让我遇见了这么个宝贝,可不能浪费了。”

就算韩愈再傻,他也知道那人说的是自己,而他也是冲着自己来的。